首页 >>
68岁的女性极限游泳运动员:我永远也不会“退休”!
发布时间:2019-08-26 20:27:53 来源:dotamax官方-手机app客户端软件点击:28

  

  这位游泳穿越英吉利海峡的最年长女性希望自己到80岁时,依旧能够继续她的极限游泳之旅。

  帕特·格兰特·夏莱特(PatGallant Charette)比你见到的任何与她同样年龄的普通老奶奶都要顽强得多,甚至可能比你都顽强。

  这位68岁的美国缅因州女性已经完成了Oceans Seven(七大洋极限游泳挑战赛,运动员须完成世界上最艰难的七大公开水域的游泳比赛)的大部分比赛。

  在这项挑战中,她曾经坚持在恶劣的环境中连续游了24个小时

  ——冰冷的海水、湍急的水流、潜伏的鲨鱼和泛滥的水母。

  

  Oceans Seven—七大洋马拉松游泳挑战赛

  

  帕特的儿子Tom,在母亲的手臂上写下舅舅的名字—Robby

  但真正让人疯狂的还不止这些!在58岁之前,格兰特·夏莱特从未严肃认真地对待过游泳这件事。多年来她一直对海洋感到畏惧,因为她从13岁时就认为海洋就意味着与鲨鱼的近距离接触——虽然这真的是一种奇怪的想法。

  “很多年来,我绝不会让自己走到没过膝盖以上的水域中”格兰特·夏莱特用她明显的新英格兰口音对我说。

  但在格兰特·夏莱特的两个兄弟约翰(Johnny)和罗比(Robby)相继意外去世后(二人去世年份相隔25年),她的全职护理员重新规划了她的生活以便帮助她走出阴影。

  罗比生前是一位游泳运动员,而且在开放水域游泳领域颇有成就。为了纪念他,格兰特·夏莱特决定参加Peaks—Portland的比赛,这是一场长度为2.4英里的开放水域游泳赛事,罗比曾两次获得这项比赛的冠军。格兰特·夏莱特开始在当地的游泳池为这场比赛进行训练。

  起初她只能游几圈,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她的耐力也越来越好,好到足以让她完成这场比赛来向罗比致敬。

  “之前我只想完成Peaks—Portland”格兰特·夏莱特说“但比赛途中的海湾中游泳时,我觉得异常平静——我看到了海鸥和捕虾船,我觉得,我找到了自己努力的方向。“

  

  帕特在海边

  她在完成Peaks—Portland的比赛后状态非常棒,她甚至觉得自己还可以游得更远,同时她也很好奇,自己到底能游多远。格兰特·夏莱特后来游过缅因州的Sebago湖,距离是Peaks—Portland比赛的两倍还多,她花了3个半小时完成这场比赛。

  但当她完成时,她觉得自己不仅可以游完单程,还可以游个往返。所以她又训练了一年,最终游完了一个来回。

  “在完成这项挑战后,我对我的丈夫说,‘我应该也算是一个极限运动员了’”她说。

  从那时起,格兰特·夏莱特在过去十年中一直尝试突破自己的极限。有一场比赛是从西班牙穿越直布罗陀海峡游到非洲,2010年,她在完成这场比赛的女选手中排名第三;七年后,她又成为游过英吉利海峡的最年长的女性。

  2018年,她在两个月内完成了四场极限游泳赛事:曼哈顿岛28英里(Manhattan Island),太浩湖21英里(Lake Tahoe),尼斯湖23英里(Loch Ness)和英格兰温德米尔湖10.5英里(Lake Windermere in England),并于同年11月入选了国际极限游泳名人堂。

  

  帕特在训练中

  “我觉得自己现在很强大,甚至比十几岁时更强大”,格兰特·夏莱特说:

  “我想看看一个68岁的人能做什么,然后一个70岁的人能做什么,现在,我完全可以看到自己到80多岁时也能做到这些。”

  2019年2月,格兰特·夏莱特在参赛名单中等待了三年后,终于尝试了她在Oceans Seven挑战赛的最后一站——新西兰16英里宽的库克海峡(随着极限游泳运动越来越受欢迎,出于安全考虑,运动员必须从专门的通道注册才能完成参赛申请)。

  她在风平浪静的天气里开始比赛,并用力地游了超过12小时,但因为水流太过湍急,她的后勤保障团队出于安全考虑,在距离终点只有三英里时选择放弃——当时的情况非常危急,格兰特·夏莱特的救援艇受到巨浪的冲击而损坏,并开始下沉。

  这种情况只在五年前发生过一次,那时她的比赛进行了一半,而且情况也没有这次危急。

  “这就是真实的极限游泳赛事,你必须无条件接受一切意外,大自然可不会每次都站在你这边”她说。

  

  格兰特·夏莱特表示,她已经准备全身心地投入到游泳训练中。为期一年的训练中,每周都要训练六天,每天至少两小时——通常她都在游泳池中训练,因为她不喜欢在开阔水域游泳。

  在海里训练时,她也只会在靠近岸边的地方游,绝对不会游到比腰部更深的水域中。对于游泳,她完全是自学成才——除了从当地基督教青年会的游泳老师那学了一些技巧外,她从没找过教练。

  Oceans Seven自2008年举办以来,到现在只有十几个人完成,但是格兰特·夏莱特说年龄对她而言并不是障碍,特别是当必须持续面对蜇人的水母,或陷入湍急可怕的水流中时。

  "当你年轻的时候,面对这些困境只想努力游得更快”她说,“但当你68岁时,你只想安安稳稳地游泳,如果成功了便再好不过,但如果失败了,呃......你只需再试一次就好。"

  

  在格兰特·夏莱特的童年时期,一次在夜晚游过夏威夷的莫洛凯岛时遭到了不知是鲨鱼还是海豚的冲撞——这让她非常害怕,而且再也不敢到海滩上玩耍。

  “其实游泳要面对很多困难,有太多意外根本无法控制”她说,“如果我在二十几岁时尝试游过英吉利海峡,一定会觉得不知所措,但现在我意识到,我只是在游泳。”

  格兰特·夏莱特觉得自己不会再尝试库克海峡的比赛了,但她还没有完成开放水域的极限游泳挑战赛。她已经在Still Water 8的比赛中完成了一半,并将目光投向新西兰、瑞士、俄罗斯和秘鲁的最后四个湖泊,在她完成Still Water 8之后。

  “谁知道呢,我肯定永远都不会退休”格兰特·夏莱特说,

  “完成极限游泳比赛后,我可以在24小时内完成另一场比赛。一旦我觉得自己身处困境或状态不佳时,我就准备再去游泳了。”

  

  END

  本文作者

  格雷厄姆·艾弗里尔

  Graham Averill

  现居美国阿什维尔,《Our State》特约作者,《Outside》《Bike》《Southern Living》等刊物撰稿人

  翻 译|coco

  编 辑|郭鸿博

  图片|来自网络,如果有侵权请联系删除